● 千年文化 数年追梦 ——武都篆刻名家关联先生的艺术人生
来源:长安华盛文旅 | 作者:小编 | 发布时间: 2017-11-03 | 827 次浏览 | 分享到:
关联:男,汉族,1946年出生,甘肃武都人,别署紫泥山人,琴石轩主。篆刻以汉印为宗,书法习毛公鼎,散氏盘,石鼓文。小篆宗杨沂孙一路。篆刻作品入选、入展西泠印社篆刻展,西北五省联展和多次甘肃省、市大展。《书法报》《甘肃日报》《甘肃书法报》等报刊发表篆刻作品百余方。



关联:男,汉族,1946年出生,甘肃武都人,别署紫泥山人,琴石轩主。篆刻以汉印为宗,书法习毛公鼎,散氏盘,石鼓文。小篆宗杨沂孙一路。篆刻作品入选、入展西泠印社篆刻展,西北五省联展和多次甘肃省、市大展。《书法报》《甘肃日报》《甘肃书法报》等报刊发表篆刻作品百余方。

千年文化  数年追梦

——武都篆刻名家关联先生的艺术人生


关联先生在西泠印社

11月7日,我们长安集团华盛文化旅游公司员工一行十多人驱车前往武都篆刻名家关联先生居所拜访学习。


在关先生家聆听封泥文化

这么多年,关先生孜孜纥纥隐于城市高处,无热闹心,虔诚于艺事,手起刀落间,光阴流转,以封泥为传承,把书法和篆刻完美结合,将万千气象融于须臾之间。且不忘初心,不管居“庙堂”之近,还是处“江湖”之远,关联先生抛却了所谓“大家”、“大师”等满身的“艺术装扮”,独居一隅,一坐一天,把自己对自然的敬畏、对艺术的虔敬、对封泥的痴迷,连同自己的揣摩感悟,全部倾注于他所热爱的篆刻艺术。

虽然关联先生把自己一再称为“篆刻业余爱好者”,并自诩“老来习艺苦晚,退而结网悟迟”。然而,在业余背后,却是一种“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坚守。真正的篆刻艺术是心与刀的感悟触碰,先生之印一如其人,法度之外,求其趣,亦求其势,对封泥始终怀揣谦卑之心,更成就了其印章的浑然天成,自然生趣。

“无意成名,有意用功”。这是先生其人格其作品散发出的独特魅力。


紫泥山印馆

走进“紫泥山印馆”——先生的工作室,光是桌上依次摆放的刻刀、笔墨纸砚、砂纸、磨盘、印泥、小刷子、篆刻工具就看得人眼花缭乱,更不用说那些大大小小,或方正、或浑圆,或随形就势、或长长短短的各类已经刻好的印章了。这些室主人挚爱的小物件,无一不在诉说这位篆刻先生对技艺的求精,对细节近乎完美的苛求。



说起武都紫泥,先生仿佛在话语里倾注了一种深厚的情感。他对那段历史很了解,谈吐不凡。先讲封泥,再讲紫泥,引经据典,句句有力。关于武都紫泥,史籍多有记载,紫泥产于武都三河乡竹林村广严院附近的紫泥山。



《陇右记》云:武都紫水有泥,其色赤紫而黏,贡之用封玺。故诏诰有紫泥之美。汉代时以武都紫泥为作皇帝专用的封泥。当代金石篆刻家邓散木《篆刻学》一书记载,据蔡邕独断谓:“‘皇帝六玺,玉螭虎纽’,皆以武都紫泥封之”。


关联先生与孙慰祖先生合影

早在15年前,关联先生就曾拜访请教古代封泥研究专家,篆刻家,书法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博物馆研究员,教授,西泠印社副秘书长孙慰祖先生。教授的论文《马王堆封泥研究》在国内外曾引起轰动,《封泥发现与研究》一书中指出:“汉代封泥高下有别,武都紫泥为皇帝专用”。



紫泥之尊贵仅寥寥几句可见一斑,由此来说,武都紫泥当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而生为紫泥产地武都之人,关联先生自豪自叹。为紫泥曾经的辉煌历史骄傲,却又为其在民间不为人知而感叹。所以他几十年如一日尽力奔走,推广武都紫泥文化,并将其视为自己的平生宏愿。

关先生复制“装封木牍的检函”(底托为函,上封盖称检)

《诗经·淇奥》有云:“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先生对篆刻艺术及封泥传承孜孜不倦的追求和居斗室如痴如醉钻研的劲头,正是其匠心独运的展现;笔下随遇而安、潇洒自如的作品风貌更是其淡泊求艺心态的展示。


关先生篆刻作品


关先生作品《镜海長虹》在50周年大庆时代表甘肃刊于《书法报》


关先生用紫泥还原的封泥

近三十年来,篆刻了近万方印章,获奖无数,先生却只有一个心愿——让人们了解武都紫泥这一文化瑰宝,抚慰厚植这一文化名片,推动武都经济社会发展。可喜可贺的是陇南市书画院将于今年春节期间实现他的夙愿,决定在武都举办封泥展览。


待刻的皇帝六玺

如习总书记强调的,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抛弃传统、丢掉根本,就等于割断了自己的精神命脉。我们更应该张开双臂,拥抱我们的传统文化,而我们中华文化源远流长,蕴含着丰富的思想道德资源和文化精髓,就算只取一瓢,日日汲取,我们也是终身享用不尽。无疑封泥和紫泥文化是中华优秀文化长河中的重要一粟,那么广泛推广宣传武都紫泥彰显其文化价值就显得尤为重要。



复制的封泥和封泥印蛻


“藏古不富,识古不穷”,关联先生对中国古文字的研究见解独到。多年来,他研练过甲骨文、金文、大篆、鸟虫篆、小篆等多种字体。他提到,如果现在的很多人能系统而又认真的研究一下我国的古文字,就会明白我们为何要对这一古老的符号产生敬畏和虔诚之心。而他的艺术之路,正是对传统文化敬畏坚守的印证。

关先生书法作品

现代文明来得太快,快得来不及体会传统文化之美。但我很庆幸身边还有像关先生这样致力于制作和传承具有中国人情怀的东西的人,把手中的技艺做精、做美、做到极致,并且以身为媒,让更多人认识到我们的中华瑰宝,得以让我们见识传统技艺的精妙与神奇。



先生在对封泥文化、紫泥情怀、古文字演化侃侃而谈的同时,始终不忘感谢长安集团,特别对靳生忠董事长的文化情怀十分赞赏,作为一家民营企业关注支持武都封泥真是难能可贵。



“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 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由虚实剥落浮华,将自己从一弯急流瀑布点化为静水深流,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更好创新。


关联先生有幸与胡耀邦总书记在陇南地委大院合影留念